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

TOP

酒仙石曼卿传奇
2016-06-25 来源: 作者:张名艾 【 】 浏览:618次 评论:0


  石延年(字曼卿,又字安仁,994—1041)北宋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、诗人。宋史载“北宋以石延年诗,欧阳修文、杜默之歌称为‘三豪’”。《嘉庆海州志》及近代《连云港市志》、《海州区志》都把石曼卿列为“海州名人”,民间口耳相传的酒仙石曼卿传奇家喻户晓、脍炙人口。

  石曼卿,先世幽州人,晋以幽州遗契丹,其祖举族南迁,家于宋城。石曼卿家学渊源,为人襟怀坦荡,有君子之风,读书通大略,为文劲健,于诗最工,尤善书,一生好书、好诗、好友、好酒。酒量大得惊人,被京城人、海州人称为“酒仙、酒神、酒怪”。石曼卿早年屡试不中,真宗朝终于进士及第,又遭恶人耍阴使坏被取消重试。同期落第者嚎啕大哭,拒还到手的进士文书、官服,石曼卿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,继续饮酒欢笑,若无其事地脱下靴袍、拿出进士敕谍交还给使者,并顺口吟诗“年去年来来去忙,为他人作嫁衣裳。仰天大笑出门去,独对春风舞一场”。朝廷选三举不中者授三班奉职,石曼卿耻不就任,并写一首绝句:“无才且作三班借,请俸争如录事参。从此罢称乡贡进,直需走马东西南”。他巧妙地把各种官名、仕途嵌在句子中,竭尽讽刺、嘲笑之能事,表现了他对科考制度与官职仕进的蔑视。宋真宗慕石曼卿君子气节,任他为右班殿直改太常寺太祝、知金乡县,因政绩卓着又升任光禄大理寺丞,在朝廷纵论国是,屡受赞赏。他曾上书章献太后,请求她还政于太子。太后亲政十一年去世后,宰相范讽举荐石曼卿,遭婉拒。仁宗时范讽失宠,石曼卿受到牵连,降任海州通判。他在海州任职数年,廉洁奉公、政清如水,铮铮铁骨和拳拳报国之心可鉴,受到海州人民敬仰。他虽嗜酒,但不误政事,条分缕析、干净利索,知州赞其奇才。他通判官满调回朝廷,任密阁校理、太子中允,同判登闻鼓院。“初,与天章阁待制吴遵路同使河东,英年早逝,卒年48岁,遵路言于朝廷,特官其一子”。欧阳修写《祭石曼卿文》中曰:“为人廓然大志,时人不能用其材,曼卿亦不屈以求和,无所放其意,则往往从布衣野老,酣喜淋漓,颠倒不厌”。他的诗友、酒友苏舜卿《哭曼卿》云:“去年春雨开百花,与君相会欢无涯。高歌长饮插花酒,醉倒不去眠君家”。

  石曼卿是北宋著名才子,还是名闻遐迩的酒仙,尝与友人刘潜造卫氏酒楼对饮,终日不交一言,从上午喝到深夜,竟然毫无醉意,此事传遍京城,曰“有二仙在酒楼酣饮,已乃知石、刘也”。石曼卿虽豪饮不醉,与人论天下事,是非无不当。据县志载,“石曼卿才高而不遇,遂饮酒自放,愤世嫉俗,被贬海州通判时,‘石棚山读书处’便成了他经常邀朋会友,读书弹琴、饮酒宴乐之所”。那时“海州辣黄酒”、“海州玫瑰露”已经成名,石曼卿犹好之。有一天刘潜来访,石曼卿请他到“恬风渡”船上,抬去一瓮海州特产“辣黄酒”开怀畅饮,一直喝到半夜,眼见酒将喝光,看见船上有一斗醋,就把醋倒进剩下的酒瓮中,又喝起来,一直把酒醋全喝光,此时天已大亮。

  石曼卿是个“酒怪”,海州人传说他别出心裁创造了多种怪诞的饮酒方式。例如,他蓬乱着头发,赤着脚还带着枷锁饮酒,谓之“囚饮”;他与人在树上饮酒,叫做“巢饮”;有时用稻麦秆束身,伸出头与人对饮,称作“鳖饮”;夜晚不点灯,与客摸黑而饮,说是“鬼饮”;饮酒时一会跳到树上,一会又跳到地上,说是“鹤饮”;海州官署后有一庙庵,石曼卿常常酣躺于此,顺口给庵起名为“扪虱庵”;《孙公谈圃》载:“石曼卿谪海州日,使人拾桃核数斛,人不到处,以弹弓种之,不数年,桃花遍山谷”,诗人杨锡绂《石曼卿读书处》曰:“偶将桃核裹春泥,花满青山树满蹊”,“书声何处听孱颜,石室常年碧藓斑”。外地官朋诗友到海州,他必千方百计让他们喝足海州特产酒,叮嘱家僮担酒肴至石棚山“野饮”,不拘礼数,放浪形骸。友人回归,他再送一瓮“海州辣黄酒”给他们带走。《镜花缘》96回列天下55种名酒,“海州辣黄酒”排在第27位。文史专家论证,《镜花缘》中“过东山口,有君子国”就是指恬风渡西边的海州城,这与石曼卿留下的磊落君子形象和传说中的“芙蓉城主”有关。今天外地人夸奖“海州人多有君子之风,士庶人等,不论贫富贵贱,均知书达理,耕者让畔,行者让路,有君子之风”,待人豪爽、诚实、友善,喝酒豪爽大气,不耍奸使滑”,我亦感同身受。

  民间传说中的真正芙蓉花神则是历史上的真人石曼卿,古称“莲花”为芙蓉。古海州荷塘遍布,被誉为仙乡“芙蓉城”。人们以花中君子莲荷比喻石曼卿亭亭玉立的君子气节,《欧公诗话》载:“曼卿卒后,其故人有见之者,曰:‘我今为鬼仙,所主芙蓉城’”。苏东坡与石曼卿同病相怜,他两来海州,对石曼卿如莲荷出污泥而不染的君子风格敬佩有加,题诗曰“芙蓉城中花冥冥,谁其主者石与丁”。诗人汪加爵《登锦屏山绝顶》云“笑我腾身舒望眼,凌虚恍立玉芙蓉”(诗注:玉芙蓉,指石曼卿)。中华大地有芙蓉城、芙蓉镇数处,但被誉为“芙蓉城主”者,唯有石曼卿一人。古人以李贺的“天若有情天亦老”征联,石对曰“月如无恨月常圆”,一语既出,四座叹服,石曼卿又与月圆有了联系。《石曼卿诗集》传世,奇思妙句清新靓丽,饱受古往今来文人赞誉。

  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”。位于海州城东不远的石棚山和北宋时期的“酒仙”石曼卿有不解之缘。石棚山耸立着一块大招崖,向阳背风,前有一片芳草地。传说当年石曼卿常在这里读书弹琴,与官朋诗友,有时邀请地方布衣野老在此饮酒谈笑。明代文人在崖壁上雕刻“石曼卿读书处”六个汉隶大字,深入石骨,古朴可爱。石曼卿举止放荡,谈吐诙谐,不幕虚名、不趋炎附势。一日他乘马游报宁寺,牵马人一时失控,马惊走,石曼卿不慎堕马,侍从人员连忙把他扶上马鞍,行人见此,聚拢围观,都以为他一定会大发雷霆,把牵马人痛骂一顿。不料,石曼卿却慢悠悠地扬起马鞭,半开玩笑地对牵马人说“幸亏我是石学士,如果是瓦学士,岂不早就摔碎啦!”石曼卿供职中书堂,一次宰相对他说“快去把宣水取来”。石曼卿不知“宣水”为何物,便问道“取什么?”宰相告诉他“宣徽院内水清冽甘甜,称为宣水”。石曼卿觉得这种说法牵强附会,就反问:“那末,司农寺里的水,就该叫‘农水喽(海州人俗称‘刷碗水’为浓水”,在场的人捧腹大笑。

  石曼卿通判海州,廉能有为,吏民悦服,他磊落英才、豪放谈吐,而且不拘礼法,办事雷厉风行,受到海州百姓交口称赞。今日海州已经成为连云港市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,城内商户、顾客、游客云集,与这里人民常修善德、常怀善念、常做善举,与“芙蓉城主石曼卿”遗留的君子之风息息相关。



Tags:石曼卿 传奇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孙中山三保镖 共军总司令 陆军司..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