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

TOP

陈国治专访 复课的等待
2017-11-28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26次 评论:0


 

1119日,安省议会经过周末的特别会议,结束专上学院罢工,但立法过程举步为艰,为什么?陈国治表示,安省学院的罢工超过了一个月,劳资双方的谈判出现僵局,省议会不得不出手立法。他表示,整个上个周末的立法,过程不断有阻滞。执政的自由党在劳资双方最终不能达成协议之后,在上周四晚提议连夜辩论复工法案,但遭NDP反对。随后几天,NDP连续反对复课法案进行一读、二读、三读辩论的动议。NDP一次又一次的反对,令到50万个专上学生们又出了一额汗。幸好这一议案终于在上周日获得通过。

 

为何不能早点立法?

 

罢工旷日持久,难道不能早点复课吗?陈国治表示,很多人都问为何要在劳资双方进行谈判之后,让工会投票之后,仍还要再一次敦促双方进一步协商而无结果之后,才提出强制复工立法?原因是政府里边有个程序的问题。

按照当前的劳工法律,政府需要给劳资双方「足够」的时间解决劳资纠纷。如果不给足够时间就立法,其中一方就有权力上诉。而一旦上诉,官司可以打到高院,那个时候,惨了!因打官司的时间有可能被拖长,这是法律规定政府的程序运作。任何人都可以看得见,即使是当前的状况,新民主党依然在每一步上投票反对,如果在劳资谈判的中途就提出复课立法,可想而知他们一定会支持从法律上起诉直到高院。工会也可以这様做,前例是沙省工会就曾经将省府告上法庭,经高院判决省府败诉。这样一来,50万学生不仅继续返不到学,连整个学期的学分也和他们说bye, bye。所以如果政府不给谈判足够时间而进行复课立法,会引来高院诉讼,是弄巧反拙的策略。

陈国治指出,所以政府别无它途,要给足劳资谈判程序上的足够时间,才以立法复工的形式介入。其实,政府一开始,就抱着尊重工人罢工和集体谈判权利,竭尽所能给予劳资双方支持和压力,通过省府的劳工关系局,提供协调和冲裁,敦促双方积极沟通,要求他们及时采取投票……。可惜还是要等到最后,才能立法复课。

此次罢工持久创下安省学院的历史记录,但是工会领导人Smokey Thomas还要对省府立法复工提出诉讼,你怎样回应?陈国治表示,他曾经与这位工会领导人打过交道,几年前在主管安省文化部期间,他的部门需要解除一位员工,和Smokey Thomas进行了谈话。那一次的见面他如今依然历历在目,为什么呢?因为他当时感覚到这位先生霸气,扬威。不知道他是来对话,还是来耀武,无论从手法、谈吐上,都感到他说话一面倒,但最终那个员工还是辞退了。陈国治打趣说:在这么多年的官场上,和这位先生交一手是一个别开生面的小插曲。

保守党工潮里做了什么?陈国治说,保守党一早就要求结束罢工,这是玩弄政治,因为他们清楚知道如果中途早步立法会带来诉讼,拖长工潮而令到学生损失整个学期. 其实,安省历史上工潮最为严重的,是保守党执政期间,大量裁减教师、关闭学校,保守党上任党魁和党员还倡议取消10万个工作岗位。彭党魁的船板鱼政策,跳来跳去,很多保守党员已公开指责他是不可信的。例如,他对外大谈选举程序公平、公正和公开,但几天前Hamilton警方开始了对他们党内提名作弊的刑事调查....
 

 
 

「等、等、等」到天荒地老

 

陈国治指出,通过此次工潮,安省也需要重新审视当前解决纠纷的机制。面对事关50万学生利益关系的问题,政府要等待程序进行,等候劳资双方谈出结论之前,只能「等、等、等」,即使是在所有其它途径已做过,而必须紧急采取立法复工的时候,新民主党依然可以利用省议会程序,继续让这一复课立法 -「等、等、等」。

陈国治说,我们社会中有很多程序,都在等。等,就是不能前进,不进,那就是在倒退。事关重大的劳资纠纷当然需要等;建一条安省北面公路需要等,起一栋大楼需要等;但在兴建多伦多的地铁站,等了四十年。我们的社会,我们的动作和思维,很多时候就在「等、等、等」的过程中落后了。如果花很多时间在等,在研究,在一次又一次再一次或永远不停的辩驳,到头来是裹足不前,在我们的全球一体化里,等是和世界接轨和竞争的大忌。守株待兔,是等待渺茫的机会,永无止境的等等等,那就是等待渺茫的渺茫了!

Tags:陈国治 专访 等待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经济搞上去,也要低收入打工者跟上 下一篇陈国治:商贸出访的功课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